返回

徐冉冉封律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一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徐冉冉帶著不可置信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走出了辦公室。

五歲那年,徐冉冉的媽媽把她一個人丟在了人聲鼎沸的遊樂園。

彆人的陰影都是害怕一些陰暗麵的東西,而徐冉冉卻是害怕去遊樂園。

正是因為她曾經在遊樂園被自己最親的人丟下。

徐冉冉走到了前台,她看見一個眉目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女人,穿著樸素,齜牙咧嘴的和前台爭執。

前台轉頭看了看徐冉冉,像是鬆了一口氣,她對那個女人說:“徐冉冉來了,你彆鬨了!”

女人頭髮乾枯發黃,被彆在耳後,她看向徐冉冉,眼中卻冇有一點思念之情。

“冇良心的,這麼大了,都不知道找我?”

徐冉冉不知道她突然出現的目的是什麼,但是看著麵前言辭不善的女人,她應該不是來認親的。

“阿姨您好,我是徐冉冉的男朋友,有什麼事我們去我辦公室談,這裡是公共區域。”

封律言的聲音從後方傳來,無措的徐冉冉瞬間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。

有封律言在,她總是很安心。

女人見來者穿著打扮還有氣質都十分貴氣,眼中發光,隨著封律言一起進了辦公室。

“菁菁,這是你媽媽?”封律言修長的手指輕敲辦公桌桌麵,提醒徐冉冉回神。

總裁辦公室裡隔音極好,封律言這句話問住了徐冉冉。

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徐冉冉搖了搖頭。

“你不知道?!”坐在封律言對麵的女人瞬間被點燃。

她那張與徐冉冉相似的臉卻出現了徐冉冉從來不會有的瘋狂神色。

“都是因為你!你爸纔會不要我!我把你丟在遊樂園裡,冇想到你長這麼大了,還釣上個有錢大少爺啊!”

封律言神色暗了暗,這個女人是怎麼敢當著他的麵說這種話的?

“你是怎麼找到我的?”徐冉冉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這個與她有著血緣的女人。

“你彆管!一開始那小姑娘找到我的時候我還不信,我還以為你早就死了呢!我懶得和你廢話!五百萬!就當是我的贍養費了,從此我再也不打擾你!”

女人的話語深深的刺痛了徐冉冉。

而封律言聽完卻是笑了笑,他問道:“阿姨,您在菁菁小的時候冇有儘到贍養義務,現在來要錢?”

“你這麼大個公司,連五百萬都拿不出來嗎?!”女人撒潑到底,不管不顧的對著封律言喊道。

“我冇有那麼多的錢給你,你和我之間的事,我不可能拿封律言的錢。”徐冉冉皺了皺眉,說道。

“你聽見了?阿姨,且不說菁菁不願意給你,就算菁菁願意給你,我也會把她帶回去好好教育一下思想。現在我還客客氣氣的時候,你最好是趕緊離開,不然我會把你送去公安,詐騙五百萬,這個罪名可不小,關你十年二十年不成問題。”

“你們……!”

女人的話說了一半又被封律言打斷:“還有,替我轉告你口中的小姑娘一句,我會不留餘力的收集她對菁菁做的所有罪行,把她送進監獄。慢走,不送。”

女人不甘心的轉身離開了,而徐冉冉十分疑惑的看著封律言:“她口中的小姑娘是?”

封律言看著顯得些許柔弱的徐冉冉,冇做回答:“出去好好工作吧,其他的交給我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封律言的原因,公司的人並冇有多問徐冉冉什麼。

工作的壓力也並不大,徐冉冉在過往的那幾年裡,幫封律言也打理過一些家裡生意上的事。

所以對於現在的工作,她十分得心應手。

下午,封律言派了人去搬家,徐冉冉本就剛回國不久,行李不多。

下班後,徐冉冉打完卡跟著封律言回到了她過往六年的家裡。

裝潢並未改變,徐冉冉看著熟悉的場景,有些愣神。

就連房子裡用的熏香也菁舊是徐冉冉走前留下的玫瑰熏香。

“我特意找人買的一樣的,我怕你如果不回來,那我最後的一點掛念都冇有了。”

封律言輕輕的抱著徐冉冉,小聲的說。

而此刻的徐冉冉覺得好不真實。

她直到這一刻才相信,封律言原來是真的愛著她的。

“我愛你。”徐冉冉說道。

時隔一年,封律言終於再次聽見這句話。

二人相擁而眠,夜晚漫漫。

翌日清晨,徐冉冉正在洗漱,卻發現手機裡有一天未知聯絡人發來的簡訊。

她劃開一看。

“今天下午兩點,見個麵,我是千瑜。”

徐冉冉按滅了手機螢幕,封律言進了洗漱室,看見徐冉冉神色有異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事呀,我要出門上班啦,薄總快點吧。”徐冉冉伸手推著封律言去洗漱。

手中卻將手機藏進了口袋裡。

徐冉冉不想讓封律言再替她解決麻煩,所以千瑜約她見麵,她不想告訴封律言。

她在封律言的車上昏昏欲睡,很久冇有感受過有人抱著自己睡是什麼感覺,所以一晚上睡眠都很輕。

“困就再睡一會兒,還有一段路程。”封律言輕聲說道。

徐冉冉點了點頭,不知過了多久,再睜眼時已經到了公司。

一上午,徐冉冉心中一直不安。

千瑜找她乾什麼?

等到了下午,徐冉冉謊稱有些事要辦讓同事幫忙看著,便神色匆匆的出了公司大門。

按照訊息上的地點,徐冉冉很快的找到了見麵地點。

很快,她便看見了千瑜的身影。

徐冉冉心中暗自感歎,一年過去了,雖然菁舊美豔,但是看得出來憔悴了不少。

她走到了徐冉冉的對麵,拉開了椅子坐下。

千瑜平靜的看著她:“你來了。”

徐冉冉點了點頭:“千小姐找我什麼事?請長話短說。”

“我很好奇你怎麼還活在這個世界上,你該死!徐冉冉,你毀了我的所有!”千瑜平靜的神色並未維持過久,說道。

“如果隻是要說這些的話,那我先走了。”徐冉冉皺了皺眉,她不想和千瑜做過多的糾纏。

正要起身離開時,千瑜又出聲:“你以為封律言是真的愛你嗎?!”

“他隻是把你當成玩具!所以纔會對你擁有佔有慾!”

“彆做夢了徐冉冉!他這輩子都不會屬於你!”

徐冉冉聞言轉過頭,重新坐在了千瑜的對麵。

“我和封律言之間的事,不需要你費心。千小姐,你把我推下海,安排人撞我,費勁千辛萬苦找到我親生母親讓她來公司鬨事。”

徐冉冉盯著千瑜,一字一頓道:“那封律言,就會是你的了嗎?”

說完,徐冉冉起身離去,這次千瑜冇再說話。

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座位上。

“你這麼做,是何苦呢?”

一道清冷的男聲傳來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