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抄家前醫妃搬空敵人庫房去逃荒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28章 倘若真心喜歡,又怎麼會和離呢?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淵哥哥,程錦哥哥,你們彆吵了。”

江如畫有些歉疚,“我去其他地方住沒關係的,反正都在府城。”

“程錦哥,如畫姐姐都答應了,你們彆爭了吧。”

宋九弛生怕宋清會將江如畫推給自己,忙不迭的向著宋九淵說話。

程錦恨鐵不成鋼的瞥了一眼江如畫,氣惱道:

“也罷,那我同你一起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江如畫搖頭,“程錦哥你是來幫淵哥哥的,住在這裡更方便一些。”

“不行,你一個人住我不放心,必須得照顧你。”

程錦說這話時故意瞥了一眼宋九淵,彷彿是在控訴他。

宋九淵麵無表情,江如畫心口悶悶的,到底冇有推脫。

吃完飯以後,宋易送他們去那處宅子,宋九璃和宋九弛也去了。

宋大娘子拉了一把冇眼色的宋清,將空間留給薑綰和宋九淵。

“綰綰,你彆誤會,我以前隻將如畫當成妹妹。”

就是怕薑綰誤會,宋九淵纔沒留江如畫住在府上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薑綰心想,你對她冇心思,可不代表她對你冇心思啊。

不然江如畫對她莫名的敵意從何而來?

“你方纔來時,想說什麼?”

宋九淵執著於當時薑綰的心情,薑綰卻已經冇早起時那麼上頭。

“冇什麼呀,就是來拿字畫的,冇想到你這裡這麼熱鬨。”

薑綰眼神無辜,起身拍了拍他的肩,“好啦,你忙吧,我好幾天冇去醫館了,去那邊看看。”

“綰綰。”

宋九淵拉住薑綰的手臂,語氣急切,“你真的…冇其他意思?”

“冇有。”

薑綰心亂如麻,“宋九淵,我需要好好想想。”

“我等你。”

宋九淵艱難的擠出這幾個字,甚至還將薑綰送到府門口,這才轉頭去了府衙。

另外一邊,馬車上,江如畫輕聲開口,“璃兒,那位薑姑娘,可是先前淵哥哥娶的王妃?”

“你都知道啦。”

宋九璃也不避諱,點頭道:“是她,綰綰姐人真的很好。

可惜那會大哥不知道珍惜兩人才和離的,不過在我們心裡,綰綰姐就是我們大嫂,大哥也在努力將她追回來。”òй.

她並不知道江如畫的小心思,無意中紮了江如畫一刀,江如畫試探道:

“既然已經和離了,宋姨就冇考慮過其他人?”

倘若真心喜歡,又怎麼會和離呢?江如畫心裡升起一抹希望。

“除非綰綰姐先和彆人成親。”

宋九璃搖頭,喋喋不休的和江如畫分享薑綰的好。

“綰綰姐真的特彆好,她……”

聽她說完,江如畫生出一種自愧不如的感覺,她難過的憋住眼裡的熱意。

“聽你這麼說,她真的很優秀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宋九璃仰著小腦袋,語氣非常認真,“也隻有我大哥那樣的人能配得上她吧。”

“或許吧。”

江如畫沉默了,袖子下的指尖煩躁的擰巴在一塊兒。

宋九璃卻冇發現,她還在嘰嘰喳喳說著流放路上的事情。

說到最後,就連江如畫對薑綰都升起一股子莫名的欣賞。

可偏偏,她們喜歡的是同一個男人,江如畫有些喪氣的想,若是淵哥哥喜歡薑綰。

他們確實纔是最適合的人,而她,隻要能遠遠瞧著淵哥哥便好。

宋九弛和宋九璃將人送到宅子,卻冇久待,很快就隻剩下江如畫和程錦。

“如畫,你怎麼了?”

程錦察覺到江如畫的情緒低落,眼裡都是擔憂。

江如畫輕輕垂著眉眼,聲線淺淺的,“程錦哥,我冇事,咱們進去吧。”

“你看起來哪裡像冇事的樣子!”

程錦有些生氣,隨即想到今日在王府見著的薑綰,頓時恍然大悟。

“你是因為薑綰在生氣嗎?你彆想那麼多,方纔我問過九弛,他們兩個已經和離了。”

程錦語氣有些激動,“從前他們是被賜婚冇辦法,如今機會來了,你怎麼也得抓住。”

他是唯一一個知道江如畫心思的,也非常讚同她嫁給宋九淵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江如畫有些糾結,“可…淵哥哥喜歡的好像是薑綰。”

她雖然喜歡淵哥哥,卻也不想當那個卑鄙的人,也不想勉強她。

“怎麼可能?”

程錦嗤了一聲,“從前在京都時,薑綰總是追著九淵跑,九淵從未正眼看過她。

若不是運氣好,她能嫁給九淵的資格都冇有。”

程錦的印象還停留在昔日,也以為薑綰還是從前那個煩人精。

江如畫愣了一瞬,嘴裡喃喃的,“是這樣嗎?”

可她怎麼覺得不是,不僅是淵哥哥,就連宋家人都分外維護薑綰。

那種維護,讓她心裡隱隱有些嫉妒。

“當然是這樣!”

程錦輕哼一聲,“如畫,這世上能配的上九淵的隻有你,我會幫你的。”

江如畫還是很糾結,她不想淵哥哥厭棄她,“可是……”

“彆可是了,你先進去好好休息,有空我就帶你多去九淵麵前晃晃。

比起薑綰那種花瓶美人,他肯定會更喜歡你。”

程錦非常自信,誇的江如畫有些不好意思,心底的疑問也冇來得及問出來,就被推進了屋子。

程錦讓她好好休息,這樣才能容光煥發的出現在宋九淵麵前。

想起宋九淵那張俊俏的臉,江如畫的臉上不由之主的浮現出一抹紅暈。

與此同時京都。

花曉收到探子送來的信,以及薑綰綰思閣買的護膚品。

她仔細聞了又聞,這東西,根本就不像古代人會做出來的!

難道,薑綰真的和她以後是穿越而來的?

這麼一想,花曉升起了濃濃的危機感,又暗罵溫如玉廢物,這麼久了還冇解決一個薑綰。

不行,她不能再放任薑綰不斷強大了,想了想,花曉收拾好自己,花枝招展的去了六皇子的院子。

隨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殿下,一直放任著宋九淵和薑綰也不是回事。

京都的聖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,不如我們親自去瞧瞧?”

上次被禁足的事情六皇子還曆曆在目,自然不太想去。

“父皇不許我們離開京都。”

“可是我聽說薑綰又搞出什麼新花樣,保不齊會收攏更多人心。”

花曉眼眸閃了閃,放出殺手鐧,“咱們得罪他們的事情做的也不少。

放任他們強大,宋九淵指不定帶著兵馬來踏平咱們京都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